院長的話:瞭解台灣的疼痛醫療 吳新義 院長
  二次大戰後,鄉下許多年輕人為了保衛家園,紛紛學些拳打武術,學藝同時,師父們一般都會為學徒準備傷藥。為什麼呢?當時大家都認為,學習武術難免會導致內傷。以現今醫學觀點來看,當時所謂的內傷,其實只是運動後的筋肉酸痛、或是被拳頭打中所發生的皮肉疼痛。

  終戰六十年過去了,余轉眼間行醫三十餘年,台灣社會各方面進步迅速,貫穿南北高速公路已經興建了兩條;火車從古早的五分車到捷運甚至高速鐵路。如些快速發展的硬體建設,個人使用的交通工具從腳踏車、機車轎車甚至到使用直昇機代步。往年商人終年不離身的算盤,可能只有在博物館才能一睹面貌;電子計算機取代了屈指數數的四則運算;老式打字機也被擺在咖啡館作為裝潢的一部份;人工智慧電腦已迅速發展為64位元;人與人之間的聯絡方式飛鴿傳書、發電報到了發傳真、簡訊、無線上網電子書信;手寫書信及賀卡慢慢走入歷史,電子郵件及E卡成為社會新主流。資訊與科技多元化的時代,一切講求電腦e化,迅速成了人們的終極目標。

  然而,國人在醫療基本知識的認知,仍處於極端的例外。當身體有傷痛時,除了立即性生命危險的重大外傷,一般民眾仍是習慣先至藥房買藥自行塗抹,或是導聽塗說的買些所謂密方的中草藥自行包紮,完全不知有細菌感染的問題。而通常發生筋肉疼痛時,也是依尋傳統療法如:針灸、拔罐、推拿、刮痧,或是找國術館國術整骨,往往等到症狀惡化或嚴重到無法忍受,才想到要找領有醫病執照的專科醫師幫忙,消極鄉愿的心態,令人不解也不可思議。

  余早年於高雄唯一的一所醫學專業教育機構:高雄醫學大學,接受完對的專業嚴謹外科手術訓練,當時尚未實施醫療專業分科,經常施行的手術如開顱手術、胃部全切除手術、腸阻塞、膽道手術、甲狀腺腫瘤手術等等。余最常施行的手術療法即為東京女子醫大的中山琠教授所發表的胃腸接合法,因為,接受此種手術療法的病人發生 Dumping syndrome (註一)的機會極低。

  此外,甲狀腺腫瘤手術亦為余最擅長的外科手術,源於有幸追隨當年台北帝大(註二)第一外科出身的郭宗波前院長,郭前院長為國內甲狀腺腫瘤手術的首屈一指之泰早。當時台灣因缺鉀而患甲狀腺腫大病人相當多,所以手術進行次數極為頻繁。

  六十年代的南台灣須要開刀的病人大多送到高醫外科來,俗諺:Practice makes Perfect,不知不覺中,余豐厚的外科經驗已到傳承階段,並且經常受邀外界至各地奉獻自已所學,如潮州、岡山、橋頭、南投等地。為了更展長才,於決定自行開業懸壺濟世,為此,余遠赴日本東京大學,研修更為先進的醫學專業,即為: PAIN CLINIC (疼痛門診)。

  PAIN CLINIC 所施行的療法就是【神經阻斷療法】,簡單的解釋就是注射患部某種特定藥物,如 Marcaine (藥名),透過這種藥物對神經組織的親和作用,阻斷 [疼痛-肌肉痙攣-缺血-疼痛] 的惡性循環,這種新療法能使疼痛病人獲得奇蹟般的效果,立刻遠離疼痛。雖然此療法療效特佳,全世界的麻醉醫師也都積極在學習,當時余學成歸國後,卻遇到了挫折,每次求病人同意施行此療法時,病人都詢問是否為施打類固醇,有的乾脆說,即使施打於局部,他有不願意!因為聽人家說,骨頭會因此疏鬆哦。有的則是聽說,施打一次以後,就不能再打了,否則身體無法承受……各式各樣一知半解的說法,紛紛出籠。

為什麼有些患者會有如此想法呢? 究其原因有下列幾種情形:
第一,早期非麻醉科出身的醫師,在治療關節痛時常常用steroid(類固醇), 而且常發生不良的副作用,因此產生反感。
第二,健保限制針劑給付,如果有患者詢問健保局,健保局通常會不建議打針。
第三,因神經阻斷法治療疼痛效果迅速,而民俗療法、本土療法或復健/物理療法等無實質效果或耗日需時,故往往被某些
   人士刻意曲解、醜化局部注射療法的效果。

  在此,余深初期望有朝一日民眾醫療常識可以逐步提昇,能客觀瞭解並且接受這種新的神經阻斷療法,快速獲得疼痛的解除,可以解省不必要的金錢支出,又能獲得真正的醫療效果。

註一:傾食(Dumping)綜合症狀是指胃切除術後,因胃排空過速,餐後出現胃腸道和血管收縮障礙造成臉潮紅、暈眩、無力
   及腸胃不適的等等的綜合症狀。
註二:即為今日的台灣大學。